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没有那么可怕

作者:浩俊 来源:瞭望金融网 2017-05-04 14:32

美国将大幅削减企业税税率。

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没有那么可怕

在百日新政到来之际,特朗普终于祭出了传说已久的减税大器。26日下午,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与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共同现身白宫简报室,向媒体介绍了新税改方案的部分原则性内容。

根据方案,美国将大幅削减企业税税率,从35%降至15%。个人税税率将从7档减少至3档,分别是10%、25%和35%。此外,个税起征点几乎翻了一番。新税改方案还将废除遗产税、“奥巴马医保”税、替代性最低税等税种。对此,全球各界都十分关注。

方案十分诱人,效果值得关注

特朗普所以提出如此诱人的减税方案,除了自己是企业出身,深知税负对企业的重要性之外,最主要的是希望通过减税促使制造业回流。要知道,特朗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时就承诺,未来十年将为美国创造2500万个工作机会。这个目标,不仅比奥巴马执政时期高,比经济运行状况比较好的克林顿时期也要高。作为竞选总统时非常诱人的一个承诺,如果实现不了,对特朗普的影响将十分巨大,支持率也会产生重大影响。

如何来实现这一目标呢?单纯依靠内部挖掘是很难完成的,只有眼睛向外。所以,特朗普就选择了鼓励制造业回流。要想让制造业回流,减税、减负当然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手段。尤其是特朗普,自竞选总统时就一再声称,是全球化影响了美国的制造业发展、带动了制造业转移、损害了美国的就业。

问题在于,制造业能否回流,其影响因素并非只有减税减负一个方面。因为,除了负担之外,配套也是制造业能否落地生根非常重要的方面。美国企业为什么纷纷选择到欧洲、亚洲等地投资,除了这些地区给予比较好的政策条件、劳动力条件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地区的产业配套要远好于美国。对美国来说,本土中大多都是高科技企业、高科技产品、掌握核心技术的企业以关键领域的产品,对制造业需要的一般配套企业、配套产品则数量明显不足。在这样的情况下,制造企业回归,就面临着需要大量从国外进口配套产品的问题,制造成本会大大提升,导致减税根本无法弥补配套产品付出的代价。对企业来说,自然是难以接受了。所以,减税政策看起来十分诱人,效果如何值得关注。

远水难解近渴,国会未必买账

对特朗普来说,提出减税方案,可以赢得企业和居民的欢迎,这也是他能够赢得总统大选的重要筹码之一。但是,减税方案能否得到国会批准,就很难说了。因为,国会需要考虑的,不只是企业和居民利益,还有政府利益,还要看实行减税政策后,联邦政府还能不能维持下去。要知道,受奥巴马政府财政刺激计划的影响,目前,美国的财政收支状况也不乐观,很多州已经难以为继。堪萨斯州、印第安纳州等,一旦实施减税政策,这些州就可能面临关门的危险。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初期,美国政府就曾面临关门的危险。

对此,特朗普政府的解释是,减税可以创造更高的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可以解决赤字问题。从理论上讲,确实很有道理,而且,给居民减税,还可以大大促进消费,并以此进一步拉动经济增长。问题的关键在于,减税对经济增长、消费的影响,更多的是立足于未来、立足于减税政策作用的持续发挥。但是,眼前的财政困难怎么办?如果政府关门了,其所产生的影响也是难以预料的。所以,国会议员们在讨论减税政策时,就不可能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也不可能不对这方面可能存在的风险表示担忧。一旦这方面的力量占据上风,减税政策能否在国会通过就是一个问题。至少,就眼前的状况来看,通过的难度还是相当大的,毕竟远水难解近渴。即便将来能够通过,也可能时间会拉得很长。

而更为严峻的事实是,在美国国内,也不是都支持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不认为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有多好。如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就认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并无新意,只不过是20世纪80年代里根供给学派的翻版。至少从那个年代以来,减税效果是越搞越糟,反而是克林顿时期的增税促进了经济增长。这也无形中给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在国会的通过蒙上了一层阴影,必须注意,经济学家们的态度,对国会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画饼难以充饥,影响并不可怕

必须看到,特朗普所以要强力推行税制改革,且有那么大的决心和信心。除了鼓励制造业回流,实现他竞选总统时的承诺之外,另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税收制度也已经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刻。因为,经过长时间的矛盾积累,尤其是全球经济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的税收体系已经矛盾重重、问题很多,如跨国避税问题,就让美国很受伤,迫切需要改革。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支持减税政策的还是反对减税政策的,态度比较一致,认识也比较统一。

也正因为如此,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最根本的还是解决国内矛盾和国内问题,自然,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就会小得多。尤其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新兴经济体国家,可能受到的影响更小。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是全球制造业高地,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制造业重镇,一旦美国出现的制造业回流的现象,将对中国等制造业为主的国家产生极大影响。我们并不否认,制造业向美国回流,确实会对制造业为主的国家带来一定影响,但是,由于美国的制造企业主要分布在欧洲和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分布在美国认为可以输出技术和高端装备的国家,而不是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所以,产生的影响自然也主要是发达国家。这也是为什么对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欧洲国家的反应要明显强于其他地区国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前文也已经分析到,制造业能否向美国回流,产业与产品配套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如果在产业和产品配套上不能解决好,美国制造业也不会只奔着减税就回流。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更象是一张画饼,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如果要说可怕,也只会是未来,而不是现在。这个未来到底有多远,就看特朗普能否一直干下去。

(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瞭望金融网在于传递金融行业专业观点和评论,并非表明瞭望金融网立场或倾向。欢迎本文作者或权益人,和瞭望金融网联系,以帮助我们获得完整授权。)

 

[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键词浩俊 国会 减税
瞭望金融网
公众号
瞭望金融网
移动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