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捉妖 打狼 逮鼠榜单:38人禁入 罚没超40亿

作者: 姜鑫 来源:瞭望金融网 2017-03-06 13:02

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一年余来,大盘241点的涨跌幅已经被忽略,市场感受更多的是刘士余系列严监管的经典语录。

刘士余捉妖  打狼  逮鼠榜单:38人禁入  罚没超40亿

从“妖精论”到“逮鼠打狼”,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到“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一年余来,大盘241点的涨跌幅已经被忽略,市场感受更多的是刘士余系列严监管的经典语录。

2月26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刘士余用“稳、严、进”回顾了自己一年的工作,然而在金融从业人士看来,三个字感受最深的莫过于一个“严”字。

的确,诚如刘士余所言,工作除改革外第一任务、第二任务、第三任务都是监管,从强退欣泰电气,到查处徐翔案,证监会在2016年“逮鼠打狼”稽查行动中交出了靓丽的成绩单:全年做出行政处罚决定218份,并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对责任主体累计罚没42.83亿元。

在2月10日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发表讲话,刘士余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2月26日,刘士余直言撸起袖子抓监管,严监管不变的基调下,避免成为下一个“大鳄”成了不少市场主体的重要任务。

诚然,资本市场“鼠狼”不少,“大鳄”犹存,只有对其进行严惩方能实现“风平浪静好行船”,经济观察报将为您盘点有多少“害人精”登上2016年“鼠狼榜”。

全年罚没款42.83亿元

在全系统年中监管工作座谈会上,刘士余曾强调,监管执法必须不折不扣地落实好法律赋予的职责,杜绝有法不依执法不力,对市场乱象要始终有刮骨疗毒、猛药去疴的决心和魄力,对相关主体违规必查,各个环节有责必追,监管手段用好用足,监管领域全面覆盖。

稽查局干部全年的高压监管态势,的确将不少违规行为曝露在阳光下。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证监会系统共受理违法违规有效线索603件,启动调查551件;新增立案案件302件,比前三年平均数量增长了23%;新增涉外案件178件,同比增长24%;办结立案案件233件,累计对393名涉案当事人采取限制出境措施,冻结涉案资金20.64亿元;55起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已对其中45起立案侦查。

立案调查之外,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亦未放松。针对各类“鼠狼”的违规行为,证监会全年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发出行政判决决定书218份,较去年增长了21%。在各类行政处罚手段中,罚款和市场禁入则是严惩公司的两把利剑。据证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证监会累计罚没款高达42.83亿元,较去年增长了288%;此外,还有38人被实施市场禁入,被关在资本市场门外。

291人登上“鼠狼榜”

因为三个月内暴涨7倍多,并多次登陆龙虎榜,被冠以“妖股”之称的特力A在2015年下半年吸尽市场眼球。

2016年4月,随着一纸罚单的落地,特力A暴涨背后的推手浮出水面——由于通过集中资金及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所控制账户之间交易等方式,合谋操纵“特力A”、“得利斯”股票价格,反向卖出获利,深圳市中鑫富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及投资者吴峻乐在被没收所得的基础上分别被处以了4亿和3.4亿元的罚款。

伞形信托具有隐蔽复杂、地域分布广泛等特点,中鑫富盈和吴峻乐正是利用此身居幕后进行操纵股价的行为。据了解,中鑫富盈和吴峻乐曾控制使用20个信托计划证券账户及4个个人账户,合谋进行连续交易、自买自卖,然而手段虽然隐蔽,但终究未能逃过法律的制裁。个人投资者吴峻乐更是因此登上罚款“鼠狼榜”的榜首。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在2016年,共有291人被证监会实施行政罚款从而登上“鼠狼榜”。入榜个人包括手握重金的超级牛散、上市公司高管及其亲属、中介机构从业人员、身份敏感公职人员、甚至银行、信托从业人员以及关注度较高的策略分析师。

从被罚款数额来看,有10余人的罚款金额在千万元以上,例如,黄信铭因操纵“首旅酒店”等股票被罚没金额超过了5亿元;任良成因操纵“龙洲股份”股票、瞿明淑因操纵“恒源煤电”等股票、唐隆因操纵“渤海活塞”股票被罚没金额均在1亿元以上。

七大行为伏法

“风平浪静好行船。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实践证明,没有稳定的市场环境,任何改革都无法推进,甚至已经迈出的改革步子可能要倒回来。”刘士余曾对改革与稳定的关系做出这样的阐述。

然而利益面前,市场终究难以平静,无论是上市公司为了保壳虚构利润、对应考核指标拉抬股价、挂牌企业为了进入创新层粉饰业绩、还是个人为了获利传递内幕信息、违规买卖股票、为增强影响力传播虚假信息,这些行为都给市场环境带来不稳定因素。

刘士余捉妖、打狼、逮鼠这一年,操纵市场、欺诈发行、信披违规、中介执业违规、内幕交易、编造传播虚假信息、非法经营等行为均有伏法。

证监会稽查局数据显示,作为传统类型案件的信息披露违法、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立案案件共计182件,超过案件总量六成,具体来看,三类案件分别占比为24%、21%、15%,居于案发数量前三位。在操纵市场案件中,还出现了信息操纵、跨市场操纵、国债期货合约操纵、跨境操纵等多起首例案件。

尽管“严”字当头,但仍然有不少中介机构把关不严,甚至诚信大门失守。因此,有25家中介机构因未充分履行“检查验证、专业把关”职能被调查,成为被监管的“鼠狼”中的一部分,其中涵盖6家保荐机构、4家法律服务机构、10家审计机构以及5家资产评估机构。

“逮鼠打狼”下一步

从1月3日专程到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并表示“严厉打击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活动,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到2月10日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声称“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再到2月26日新闻发布会上“撸起袖子抓监管”,2017年,刘士余的监管之剑恐难空闲。

全球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不确定性因素增多,而国内经济运行更是存在不少矛盾和问题,随着这些因素的累积,资本市场或将面临更多的考验,那么新一年“逮鼠打狼”行动的重点在哪里呢?

据证监会稽查局相关人士预测,信息披露违规、内幕交易等传统案件数量或将继续增长。受宏观经济下行、治理结构不完善等因素影响,上市公司和新三板挂牌公司面临更大经营发展压力,中介机构“看门人”独立性缺失,违法行为向其他环节渗透的趋势未根本扭转,客观上会引发违法违规行为。

而在私募基金快速发展、跨市场联动不断增强、金融业务综合化经营、技术革新力度加大的进程中,部分机构内控管理不到位,跨市场综合监控体系不健全,复合化、新型化的违法违规仍存在较大活动空间,容易酿成传染性、外溢性很强的系统性风险,相关违法活动亦可能持续上升。

近年来,并购重组持续活跃,“上市公司+PE”联合发起的并购基金等支付方式将更加丰富,夹杂其中的利益输送、市值操纵等多种违法行为将继续纳入稽查执法视野。同时,在PPP资产证券化等市场改革推进过程中,金融工具不断创新,覆盖跨市场、跨领域的相关案件将会增加。

此外,随着沪港通、深港通的相继启动,国外资管公司获准在中国成立以及境内外资本互联互通不断扩容,跨境违法案件也或许将成为监管重点。

(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瞭望金融网在于传递金融行业专业观点和评论,并非表明瞭望金融网立场或倾向。欢迎本文作者或权益人,和瞭望金融网联系,以帮助我们获得完整授权。)

[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瞭望金融网
公众号
瞭望金融网
移动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