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率先成为无现金社会么?

作者:王培霖 来源:瞭望金融网 2017-03-13 09:41

数字化支付的时代,每一笔交易都会精准无误记录,对经济运行和交易行为的测算,不再依赖任何抽样统计,而是直接得到准确统计结果。

中国能率先成为无现金社会么?

大学刚毕业那几年,我在北京工作,住在西单、上班在西直门附近,每天早上骑自行车上班都会经过两个很牛的单位: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经过的时候,偶尔会浮想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例如,看见央行不免想起货币政策,觉得货币政策的精准量化和货币理论的突破创新,恐怕不可能首先在中国出现吧?看见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优雅沉稳的欧式建筑,觉得这恐怕是中国最不可能倒闭的公司吧?

多年过去了,偶然看到今年“两会”议论的“无现金社会”,我想起了当年脑海中曾经掠过的问题,顿觉“当惊世界殊”。原来,我觉得两个最不可能的事,现在都变得可能了。

一个是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这么霸气的企业,还真有可能倒闭;第二个是,货币理论的创新和货币政策的精准量化,随着“无现金社会”的深化,真有可能首先在中国产生。

先说第一个,也就是也就是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的前景为何可能转向黯淡。这件事对中国经济来说不重要,但是很有趣。

上大学的时候曾经有一门课,讲到了中国印钞制币的管理案例,其中提到中国印刷纸币水平世界领先,受托为多个国家加工纸币云云。近些年来,我国货币发行量突飞猛进,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的业务想来更加蒸蒸日上了。

日前有报道称:一年一度“两会时间”,一个热门关键词让人脑洞大开:如果有一天,我们告别了现金,世界会怎样?“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不约而同提到这个“脑洞”,他们的观点也高度相似: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无现金社会”将对中国乃至世界产生深远影响。

与此同时,支付宝在其官微上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依然能遇到很多“只能用现金”的场景。对于这些场景,接下来要去死磕,争取用5年推动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引发了汹涌澎湃的转发。

支付宝的如此豪言,引发一重量级企业的反弹,那正是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该公司官方微信发文“怒”回应:人家要用小拳拳捶你胸口哦!文中说,中国5年进入无现金社会简直天方夜谭。因为落后地区技术限制很大,另外还有技术风险等等。

可是,互联网专治各种不服,数字化支付实际上已经是世界趋势。

数据显示, 2008至2012年间,全球现金交易额为11.6万亿美元,增幅仅1.75%;而同期的非传统支付方式交易数额增加近14%,其中包括刷卡支付、近场支付、移动支付等无纸币交易方式。此外,美联储的一份数据显示,2016年非现金交易将达到6169亿美元,而2010年只有600亿左右。同时,许多国家已经纷纷废止大额现钞,如加拿大、英国、新加坡、欧洲各国。

在这些热闹的尝试中,中国走在最前沿。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井喷,以第三方支付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已经实现了弯道超车,领先世界。中国网络用户的移动支付渗透率已经高达64.7%,杭州在G20期间被誉为“全球移动支付之城”,2016年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称,随着移动支付普及,中国跳过信用卡阶段直接走向无现金社会。——如此看来,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真的前景堪忧。

一般来说,用什么方式支付只是生活习惯问题,本身对经济运行不构成影响,就比如人们原来用贝壳、后来用铜钱、再后来用纸币、再后来用信用卡,都只是生活和支付方式改变,并不能反向影响经济运行。所以上面这些口水战只需要当故事看。

但这就是本文开头的第二个问题却真的很重要。无现金社会如果大面积深化,可能对经济运行和宏观调控产生重大影响,而且可能造成金融理论的突破性创新。甚至更进一步说,中国经济学家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也许不在于用经济原理来解释所谓中国奇迹,而在于首先通过大数据完成对经济交易活动的绝对精准测量和分析,进而实现货币金融理论创新突破。

先以关于货币发行量问题的研究来说说。

近年来,对中国经济的很多争议是针对货币放水,用弗里德曼的比喻来说,货币水龙头拧得太松了。人民币到底有没有超发?也许的普通人看来证据已经十分明显,M2(广义货币供应量)都超过美国多少倍了;但在研究界,结论莫衷一是,没有共识。

为什么莫衷一是?主要是货币流变幻莫测,无法精准测量。

于是我们看到,近些年来中国经济运行出现一个奇特之处,一方面货币供应量狂飙猛进,同时物价却低位运行,出现了“货币之谜”——许多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都存在着货币供应较快增长与物价指数低位运行的宏观经济现象,这一现象与传统货币数量论出现了背离,被理论界称为“货币之谜”,在我国,这表现得更为突出,并且引发社会各界的重视和热议,但至今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论解释。

有学者猜测,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很可能是货币流通速度下降。 对此,学者们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货币流通速度问题也逐渐成为国内货币研究领域的一个热点。例如,经济学者刘威2012年的论文考察了中国物价波动的历史,认为货币流通速度对物价的影响要明显大于货币量,无论是敏感性还是重要性都是如此。

那么,货币流通速度又是个什么鬼?

这就是又一个难题了。

货品流通速度就像一个跳跃的灵魂,无法捕捉,为此,历史上无数杰出经济学家的头脑耗费其中,例如费雪、弗里德曼、凯恩斯等等,他们都曾有过理论假设。货币理论鼻祖费雪认为,技术支付技术在进步,货币流通速度会随之上升,而弗里德曼却认为,由于货币流通速度决定于一国的支付习惯和有关交易的财政金融制度,它具有高度的稳定性,只是从长期看,随着金融市场发展,长期货币流通速度应该上升。但这些都是理论上的假设,到底怎么样,其实很难实证研究,天知道。

货币流通速度的难题,也同样难倒了无数中国经济学家,在中国,按照m v=p y的经典货币学公式所计算出的货币流通速度,不但水平低,而且下降快,九十年代以后,许多文献基本都是在解释货币流通速度为什么会下降,例如夏斌、易纲、张杰等多人的论文皆是。但是货币流通速度持续下降不符合常理和直觉啊。

货币流通速度为什么这么难研究?首先还是是因为难以测量,其背后,则是因为影响货币流通速度的心理因素很复杂,例如包括了消费者对经济形势的预期和对信用货币及纸币的信任程度。心理因素包括人们的支付习惯、消费心理、价值观念,以及对通货膨胀率、利率等变动的预期,还包括对政府的重大政策变化和其他政治因素的预期等。心理预期导致的行为变化,会在一定程度上有时甚至是很大程度上左右人们的储蓄和购买行为,从而影响货币流通速度。上述影响货币流通速度的诸多因素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货币流通速度就成了几乎难以考察和计算的变量。

可是你不得不研究,因为作为反映宏观经济和货币运行状况的重要指标,货币流通速度是研究货币供求均衡、运行效率以及宏观调控等问题的一个枢纽性变量。对货币流通速度的误判,可能又会导致对中国经济金融形势的误判。反之亦然。我国现在的宏观调控体系当中,货币政策的主要中介目标是货币供应量。但是如果货币流通速度不稳定。这一中介目标就大有问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也会将大打折扣。

总体看来,国内学者对于货币交易流通速度的研究还非常缺乏,主因说来也不复杂,就是难以量化。

霹雳一声惊雷,无现金社会可能把上面的难题全都解决了。

数字化支付的时代,每一笔交易都会精准无误记录,对经济运行和交易行为的测算,不再依赖任何抽样统计,而是直接得到准确统计结果。经过如此大数据的积累,经济运行和货币运行彻底精准量化,不管是货币流通速度还是别的什么鬼,一目了然。显然,费雪、弗里德曼只能猜测的那些曼妙规律,一下子站在你面前,真理还是赤裸裸的。中国经济金融理论创新突破口,可能就埋藏在这里面,因为这方面我们在全世界最领先。

以上文字又长又抽象,请原谅我作为一个经济研究者的小小学术癖好,实际上无现金社会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诸如预防犯罪(如贩毒多用现金)、个人信用创造(免去贷款审核)等等都是。

当然,无现金社会的数字化支付并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由于数字货币每一笔交易都能被追踪,个人隐私无疑有暴露的风险。随着越来越多金融行为发生在互联网上,风控安全能力将面临挑战。这些话题,都是值得另文专门讨论的。

(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瞭望金融网在于传递金融行业专业观点和评论,并非表明瞭望金融网立场或倾向。欢迎本文作者或权益人,和瞭望金融网联系,以帮助我们获得完整授权。)

[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瞭望金融网
公众号
瞭望金融网
移动版
热门文章